总裁大人体力好最新章节 总裁大人体力好无弹窗全文阅读,域名升级访问中最新章节列表 域名升级访问中最新章节 ,我的校长生涯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我的校长生涯无弹窗

发布日期:2021年11月28日
财经>证券要闻
百亿赎回勾勒爆款潮另一面:明星基金经理缘何遭遇用脚投票
总裁大人体力好最新章节 总裁大人体力好无弹窗全文阅读,域名升级访问中最新章节列表 域名升级访问中最新章节 ,我的校长生涯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我的校长生涯无弹窗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随着基金2020年四季报披露完毕,一批明星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四季度遭遇净赎回的“尴尬”随之爆光。

其中包括曹名长、王宗合、刘格菘、茅炜、胡昕炜、袁芳等。

这些基金经理管理的基金均曾以“爆款”而在市场备受关注。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行总份额超过100亿份、在2020年前3个季度成立、开放式的主动权益类基金共有20只(A/C类合并计算,以下同),其中18只百亿级新基金在四季度出现净赎回,占比高达90%。

总裁大人体力好最新章节 总裁大人体力好无弹窗全文阅读,域名升级访问中最新章节列表 域名升级访问中最新章节 ,我的校长生涯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我的校长生涯无弹窗

这个数据背后,暗含公募基金行业新的运营趋势。

净赎回“榜单”

总裁大人体力好最新章节 总裁大人体力好无弹窗全文阅读,域名升级访问中最新章节列表 域名升级访问中最新章节 ,我的校长生涯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我的校长生涯无弹窗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Wind数据统计,2020年新发百亿级主动权益类基金中,2020年四季度净赎回份额最高的是南方成长先锋(基金经理茅炜,王博),净赎回85.66亿元,其中A类份额净赎回11.24亿元,C类份额净赎回74.32亿元。

如果只统计赎回数据,两类份额合计赎回为93亿份,约合100亿元。

南方成长先锋基金成立于2020年6月12日,发行总份额为321.15亿元。

百亿级主动权益基金的四季度净赎回第二名是华安聚优精选(基金经理饶晓鹏),去年四季度净赎回84.42亿元。该基金成立于2020年7月16日,发行总份额为290.67亿元。

四季度净赎回第三名百亿级基金是汇添富中盘价值精选(基金经理胡昕炜),其A/C类净赎回63.48亿元。

四季度净赎回第四名是陈皓管理的易方达均衡成长股票,去年四季度被净赎回60.14亿,但如果拉长至2020年全年来看,在主动型新基金中,这只基金全年净赎回份额最多,全年份额减少145.95亿份,占比-54.75%。

该基金初始规模为269.67亿份,2020年5月22日成立。

值得注意的是,王宗合管理的鹏华匠心精选,去年四季度也出现了38亿元的净赎回。

鹏华匠心精选是当年的销售冠军,去年7月8日,王宗合管理的鹏华匠心精选认购资金为1371亿元,创下了当时一日认购金额最高纪录,其发行总份额为296.91亿元。

此外,如果把百亿级别的新基金扩大至50亿级别,还有部分明星基金经理去年发行的爆款基金在四季度也遭遇了大额赎回。

比如2019年一人独获基金业绩三甲的刘格菘,其管理的广发科技先锋,于2020年1月22日成立,发行总份额79亿元,去年四季度遭遇净赎回23.49亿元。

“知名基金被赎回,我觉得主要还是业绩的原因,可能因为业绩没有达到投资者的预期,所以出现赎回。爆款基金的出现其实体现了投资者对于基金经理的预期比较高,一旦预期达不到,投资人可能会有失望情绪。”前海开源基金经理杨德龙说。

以曹名长管理的中欧恒利三年定期开放混合(下称“中欧恒利”)为例,根据1月22日公布的2020年第4季度报告,第4季度中欧恒利的基金份额净值收益率仅为2.38%,而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为8.30%。中欧恒利收益严重跑输业绩基准。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全年,中欧恒利的回报仅为8.51%,自成立以来的三年多累计回报12.33%。

2020年11月2日,在成立满三年后打开申赎,基民选择了用脚投票。截止2020年12月31日,中欧恒利的基金规模降至4.31亿元,较2017年11月1日成立时的74.41亿元缩水94%。

“业绩+渠道”爆款缩水

中欧恒利诠释了一个典型的爆款缩水故事。

当年市场上新基金销售困难,但中欧恒利却一日售罄,大卖74亿元,作为一只三年封闭基金高居2017年成立规模最大的偏股型基金榜首,成为当时的爆款基金。

中欧恒利被买爆,背后是基民冲着基金经理曹名长而去。

曹名长2006年进入基金行业,曾担任新华基金投资总监。2015年6月加入中欧基金,有着10年的优秀业绩,被称为“中欧价值一哥”。

与基民们的高预期相反,2020年11月2日是中欧恒利的第一个开放日,曹名长管理的中欧恒利交出了11.72%的收益成绩单,年化收益率仅3.77%。而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为14.17%。

尽管业绩不好,但中欧恒利的管理费每年1.50%,据此计算,在三年封闭期,管理人中欧基金共收取约3.33亿元;中欧恒利托管费率为0.25%,在三年封闭期,托管人招商银行收取了5500万元托管费。

这也使得基民只能用脚投票,选择大举赎回。

如果看看那些被大举赎回的爆款基金,大部分都面临相似的问题,比如,去年遭赎回最多的主动权益类新基金易方达均衡成长,去年5月22日成立后,截至去年三季度末的绩为3.5%,四季度遭净赎回60亿。

比如,王宗合管理的鹏华匠心精选C,自2020年 7月 10日成立至三季度末收益为负,为-0.56%。去年四季度该基金遭遇38亿净赎回。

比如,去年四季度净赎回份额最高的是由茅炜、王博管理的南方成长先锋,净赎回85.66亿元,其去年6月中旬成立至去年三季度末的收益为0.73%,去年四季度遭遇85亿净赎回。

杨德龙指出“不要盲目追捧爆款基金,还是要客观理性来看待今天的基金业绩,不是说爆款基金业绩就一定好一些,投资者要从更长期的角度去看哪些基金经理是价值投资,哪些基金经理的业绩长期比较好,不要去盲目地追逐爆款。”

不过,除了与投资人对爆款基金的预期收益不符之外,业内认为,部分基金赎回与渠道也有一定的关系。

一位基金经理表示:“据我个人观察,基金赎回比较多的爆款基金和基金发行时的渠道有关,一些过往基金保有率比较低的银行倾向于通过持续营销新基金,赎回老基金的方式‘倒量’,而在一些基金保有率比较高的渠道所发行的产品赎回量就会少一些。”

“出现这种问题,和现有基金销售高度依赖传统渠道有关,而渠道在沉重的中收压力下又倾向于通过鼓励客户“赎旧买新”的行为来完成考核,这些都需要‘基金投顾’这类角色对基金投资者进行持续的‘投资者教育’。”上述基金经理表示。

        

(作者:庞华玮 编辑:李新江)

下载证券之星APP 看今日股市热点